小路上一次登陆召唤师峡谷还是一年前,而当年征战峡谷的朋友们,也早就陆续退游,回归生活

三十不惑,而英雄联盟陪着小路已经十年寒暑,从少年意气,到西装革履。而英雄也已迟暮,纷纷退隐江湖。

小路再次被英雄联盟拨动,是7月份收到了英雄联盟手游“超燃测试”的短信。

小路去尝试抢了测试码,却没有成功,随即放弃:“当年英雄联盟端游测试,我可是费尽心思,才从号贩子手里买到的测试码。而现在完全没有当年的心劲了。”

忙于工作和家庭的小路,很少有人知道,他在英雄联盟里,曾经是个王者。

“其实,我挺希望这个游戏有新生血液的。我虽然不玩了,但还是常看比赛。”小路如此评价英雄联盟手游,“还是有些期待吧,毕竟有些情怀在里面。”

十年风靡天下的IP,今日又卷土重来,能否再现峡谷的荣耀呢?当年的老玩家会回归么?新玩家又喜欢么?

对于焦虑不安的腾讯游戏来说,这可能是今年最大的考验。

英雄往事

2008年1月,一个年轻人跑到了大卫沃勒斯的面前。大卫沃勒斯是腾讯首席探索官,工作是寻找一切可能带来巨大回报的投资机会。

而这个年轻人叫布兰登,是拳头公司的两位创始人之一,他向大卫沃勒斯推荐了一款叫《Leagueof Leagends》的游戏。大卫没有忽视这个看起来莽莽撞撞的年轻人,很快将这款游戏介绍给了当时负责腾讯游戏代理工作的陈宇。

“我当时的北美之行中,拳头公司只是考察之一,并不是重点,原本只计划待一个小时,结果一不小心在拳头游戏待了12个小时,整个下午沉迷于游戏当中。”陈宇回忆与拳头公司的结缘时说道。

彼时拳头公司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,2006才刚刚成立,殚精竭虑地想要活下去。两个创始人刚刚毕业三年,公司像个超级杂乱的公司厂房。

布兰登到处跑游戏展会,试图拉来投资,但《英雄联盟》无计时收费的运营办法,却让大部分投资者失去兴趣,除了在游戏工厂里沉迷了的陈宇。

后来成为腾讯游戏光子工作室群总裁的陈宇,顺利给拳头带来了700万美元融资。

这对拳头公司来说,是续命的药丸,第二年他们又获得腾讯领投的第二轮融资800万美元。

但钱烧得比想象中快,游戏却做得比想象中慢。

直到2009年6月初,拳头才第一次对外提供了游戏的试玩,而3个月前,拳头才勉勉强强完成了第一批17个英雄的设计。此时距离拳头创立已逾三年,三年只磨了这么一款游戏。

幸好,游戏的反响非常不错。

2009年10月27日美服上线,2011年9月22日国服公测,英雄联盟终于迎来了它的黄金十年。2012年7月12日,据福布斯报道《英雄联盟》已经成为全球玩家最多的PC游戏,2014年,LOL全球活跃用户已达6700万,2016年超过1亿。

LOL的火爆,也让腾讯选择迅速出手,2011年腾讯买了拳头98%的股权,2015年彻底全资控股,拳头游戏成为了腾讯的干儿子。

而就在这期间,手游的崛起,让腾讯有了新的打算。腾讯准备做一款在手机上玩的《英雄联盟》。

《王者荣耀》是腾讯的“亲儿子”天美工作室的作品。在拳头成为腾讯“干儿子”后不久,天美工作室就开始开发《王者荣耀》。不可否认的是,在最开始《王者荣耀》大量借鉴《英雄联盟》的玩法。

在腾讯社交推动下,《王者荣耀》成为下一部殿堂之作,短短时间月活已经超过了1.65亿。

而在《王者荣耀》一飞冲天的时候,拳头却越来越低调,整整十年只发售了英雄联盟一款游戏。

很快,形势对拳头也愈发不利,据superdata统计,2018年免费游戏收入排行榜中,《英雄联盟》从第一掉到第三,收入14亿美元,同比下降21%。

2019年10月16日,英雄联盟十周年庆典上,拳头突然公布了《英雄联盟》手游,《云顶之弈》、《英雄联盟电竞经理》三款手机游戏。

粉丝们也纷纷玩梗:“拳头终于意识到,大家都有手机了么?”但不管怎样,整个市场都在期待,英雄联盟IP将绽放出“不可思议之花”。

其中英雄联盟手游无疑是最受人关注的。

据悉,腾讯多年前就曾向拳头提出《英雄联盟》手游版的想法,但被拳头拒绝了。

其原因在于,把PC游戏移植到手游上,并不容易,如何做好减法,让英雄联盟手游不至于变成另一款游戏,是需要深思熟虑的。

可以说英雄联盟手游虽然有着大红大紫的IP,但也背着厚厚实实的历史包袱。想要同时讨好老玩家和新用户,并不简单。

从目前测试版的反馈中很明显可以看得出。

“一局游戏二十分钟,都够我玩两局王者荣耀了”、“平衡太差了,除了AD其他简直没法玩”、“英雄太少了,玩一会就无聊了。”“手机操作太难了,还能不能简单些?”

与操作简单易上手的王者荣耀相比,英雄联盟手游尽可能保留了PC英雄联盟的机制,外界称这是其送给死忠粉的大礼。但这款手游能不能打动新用户,则成了一个未解之题。

毕竟,一款游戏,只有不断进来新生血液,才能再创MAU的辉煌。

但另一方面,英雄联盟手游面向死忠粉的差异化打法,避免了与《王者荣耀》的过度竞争。王者荣耀占据休闲玩家,英雄联盟面向深度玩家,各取所需:你打你的王者荣耀,我玩我的英雄联盟。

市场对英雄联盟的预估很高,给出1.5亿MAU的期望值。

图/英雄联盟手游商业成熟化后流水预估 来源/Superdata Questmobile 长江证券研究所

不知道,英雄联盟这款十年金子老招牌,能不能在手游的时代里,登上新的天梯。

腾讯的游戏焦虑

腾讯与英雄联盟的相遇,更像是一次互相拯救。彼时3Q大战刚刚结束,腾讯的口碑下降至冰点,腾讯被称作“业界毒瘤”,是一家只会复制粘贴的公司。

而在市场监管总局的调停下,腾讯反思了自己的业务模式,从“复制别人的生意,让别人无生意可做”,转向了“投资别人的生意,一起合作发财。”

而英雄联盟正是这一思路调整后的直接产物,腾讯至少从“抄抄抄”进化到了“买买买”。

而思路的调整,也让腾讯迅速坐大,腾讯已经成为互联网江湖绕不开的主角。

游戏正是腾讯利润的核心,据其财报显示,2020年腾讯网络游戏收入达到1561亿元,占总收入的32%,

而更加不同的是,对腾讯游戏来说,游戏已经不仅仅是一款圈钱的工具了。它是一整个生态体系,从游戏研发,游戏运营,游戏直播,游戏周边,IP开发,是一个坚实而又成体系的堡垒。

在过去,几乎没有游戏可以绕过腾讯的资本力量和强大的发行体系。

一位渠道代理经理这么描述过渠道优势,“厂商和腾讯搞联运,如果一个游戏月收入1000万元,厂商可能分到200万元。如果厂商单纯上架,利润高了,但是拉新需要投广告,站内竞价几块钱一次点击。前两三个月厂商肯定血亏,之后能不能赚,还要看又多少用户留存。没有渠道的,基本活不下去。”

不管厂商赚不赚,腾讯肯定是赚翻了。

2017年,韩国蓝洞公司推出的一款射击求生类PC游戏《绝地求生》(吃鸡)突然火了,而腾讯迅速使出了在《英雄联盟》上的招式。

迅速签下《绝地求生》的国内代理,再入股蓝洞,成为其第二大股东,买下《绝地求生》的版权,腾讯旗下光子工作室立刻制作了手机版的“吃鸡”《和平精英》,并迅速拿下全球手游收入第一的宝座。

除了收入之外,游戏正成为当下年轻人最大的流量入口。据媒体报道,S10决赛当晚,B站直播间的人气峰值成功突破3亿,已经是S9直播峰值的160%。

而在2018年,中国战队IG为中国第一次夺得了S赛全球总冠军。连《人民日报》等官媒也罕见为胜利发声,甚至被其载入建 国70周年重要事件长图当中。

麦克阿瑟说:“老兵不死,只是逐渐凋零。”

7年抗韩路,热血仍未凉。那些曾经征战峡谷的战友,四散天涯,只有在S赛或其他比赛期间,才会重新活跃,用热血的欢呼,为中国电竞加油。

S8赛事中国队的夺冠,更是让无数互联网公司,看到了游戏,尤其是英雄联盟这一金子招牌的价值。当年年末,就传闻B站花费8亿元,以超出市场估价3亿元强势买下了英雄联盟(LOL)全球总决赛(S赛)中国大陆地区2020~2022连续三年的全球赛事独家直播版权。

但B站入局游戏直播,同时也昭示了一件事情:腾讯游戏帝国没有想象中那么稳固。

这几年,在游戏产业链的各个环节,腾讯都有竞争对手在出现。游戏研发中,字节拿出了自研的《航海王,热血航线》,阿里推出了《三国志》战略版,纷纷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而名不见经传的小厂米哈游推出了《原神》,短短5个月收入5.74亿美金,打破了手游吸金的多项纪录。

而在游戏直播的环节,腾讯占股的斗鱼虎牙合并计划被监管阻止。新兴视频平台,B站、快手、抖音纷纷入局游戏直播,即使腾讯以抖音未经允许传播《王者荣耀》游戏内容,起诉抖音成功。但游戏视频及直播,被众多新入局者抢占份额,已成不争的事实。

游戏分发端,以TapTap为首的新兴游戏平台正以社区文化不断崛起,而新兴游戏公司如米哈游,也乐于与TapTap、B站等公司进行宣发合作,以避开腾讯游戏平台高额的抽成。

在种种不利情况下,腾讯在游戏公司的投资上越来越激进。今年一季度,腾讯投资的游戏公司多达30多家,超过去年投资游戏公司的总量。

在5月召开的2021年度线上发布会,腾讯一连公布了超40款新游戏。2021年上半年,腾讯总计将70多款游戏推向市场,达到了平均2.5天一款游戏的速度。

一款现象级游戏,能给公司带来多少超额利润,作为吃过红利的腾讯心知肚明,所以它绝不能放过拥有下一个爆款的机会。

对腾讯来说,游戏已经不简单是游戏,而是它的命根子。

精神鸦片

最让腾讯担忧的,或许还是监管之手。

8月3日,新华社主管的《经济参考报》发布题为《“精神鸦片”竟长成数千亿产业》的文章,大量媒体转载。文章将网络游戏比作“新型”毒品,点名《王者荣耀》,称“任何一个产业、一项竞技都不能以毁掉一代人的方式发展”。

腾讯的股价应声大跌,一度下跌9.98%,到427.704港元,市值4.12万亿。今年的一月份时,腾讯的市值曾突破了7万亿港元的大关,现在接近腰斩。

8月3日中午,腾讯游戏公开发布消息,将进一步加大保护力度,从《王者荣耀》试点,逐步面向全线游戏推出“双减、双打、三提倡”的七条新举措。

其实,官方对于游戏的态度,一直耐人寻味。1994年2月17日,《人民日报》第一次用电子可卡因来比喻电子游戏,2000年5月9日《光明日报》第一次用电子海洛因来比喻电脑游戏。那几乎是,对游戏最有偏见的年代。

有人曾分析过近40年来《人民日报》上所有关于“游戏”的1700多篇图文报道,发现1989年到2001年关于游戏没有一篇正面报道,而近5年来负面报道仅有13%。

2012年后对于游戏常常提起的是“产业经济”和“文娱新方式”,对其态度好转不少。但风评变好的期间,对于游戏行业的调整,并没有放松。

2018年,人民日报就发布过题为《民生三问:网络游戏怎么玩才健康玩什么才恰当》的文章。而也就在这一年,从2018年3月至2018年12月,整整9个月,中国都没有发放游戏版号,这直接导致游戏行业进入寒冬。

各家网游公司股票大跌,有的市值蒸发上千亿。当时腾讯的股价(港股)从2月最高的470港元,下跌到最低时247港元,暴跌46%。而网易(美股)从最高点的65美元,下跌到最低时的35美元,同样暴跌46%。

可以说,监管的态度,对于游戏行业的发展,至关重要。

不久前的8月6日,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发布公告,腾讯旗下微信的“青少年模式”不符合相关规定,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,涉及公共利益。检察院支持相关方提起民事公益诉讼。

而微信,是腾讯系游戏,最重要的社交和流量入口,对整个腾讯游戏起着用户基石的作用。

英雄联盟手游版,在这个风口浪尖上,开始国服公测,实在不是个好时机,只是计划已定,难以改期。

对于其来说,唯一有利的可能是,十年IP的情怀加成,让它不仅仅是一款游戏,而是数千万玩家的集合回忆。

“我经常想起以前和大学舍友一起打联盟的时候,网吧五连坐,几乎都是输多赢少,可即使这样,我们也乐此不疲。我们喜欢联盟,更多的是因为,它陪我们走过了青春躁动的那些日子”,小路这样描述着自己的游戏岁月。

“而现在,大学舍友各自为生活打拼,共同语言已经没有多少。只有每年S赛的时候,我们的小群才会再度活跃,我们就像又重新回到了一起一样。”

为什么总是会想起从前呢?或许是因为那时的人,没有烦恼。或许是,即使有烦恼,打一局联盟,烦恼也便随风忘掉。

写在最后

十年IP卷土重来,英雄联盟手游会重燃江湖么?作为腾讯“干儿子”的它,不得不与1.6亿活跃用户的《王者荣耀》搏市场,不得不在监管下小心翼翼图发展。想要突破式发展,并不容易。

但有时候想想,或许不必那么勉强。把它当作一份送给老玩家的礼物,其实就足够了。就像S赛的冠军,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。

最为光荣的,其实是,在联盟峡谷,重燃热血的老兵。

一次次不肯认输,向冠军发起冲击的的Uzi,便是每一个联盟玩家的缩影。

怀念联盟的人,或许只是在怀念,那不肯认输,又再也回不去了的青春。 

参考资料

[1]《英雄联盟十周年:踏遍热血峡谷,归来仍是少年》刺猬公社

[2]《英雄联盟的野望,王者荣耀的防守》IC实验室

[3]《英雄联盟还有下一个十年吗?》毒眸

*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“奇偶派”(ID:jioupai),作者:知白 ,编辑:钊 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文章来源于互联网:我们需要英雄联盟手游吗?

相关推荐: bici概念智能单车蒋?F宸

如何寻找新的商业增长点,同时增厚自己的社会价值?字节跳动发展中的这一问题,张一鸣本来寄希望教育板块给出答案。他将重担交给了承接很多创新业务探索的今日头条原CEO陈林。教育做得好不好,既是陈林再次证明自己的关键,也是解决字节双重焦虑的关键。然而“双减”政策降临,…

作者 2021bo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